一分赛车|一分赛车官网|一分赛车彩票 > 都市小说 > 吉林快三 > 众益彩票 超级六合彩 财神彩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夫君难道想从了公主,换取解药。”雯珺疑问道。

    “目前,唯有这个办法了,我明日便去见公主。”

    雯珺一听,不高兴道:“公主势大,我们难以得罪,但夫君一旦做了公主男宠,祸福便难以预料了。”

    向芦则笑道:“如今,这么个高贵的大美人想要我,我何必拒绝。”

    雯珺一巴掌打开,“醒醒,你这个笨蛋,我都是你的人了,还开玩笑。”

    “我没有,如今我要进入仕途,何不借公主这棵大树靠靠。”向芦得意道。

    “司马向芦,你真不要脸。”雯珺怒道。

    向芦一把抱起雯珺,道:“雯珺,夫人,天下女人中我唯爱你一人而已,他日我若负你,便让你再也认不得我,忘了我这负心汉。”

    雯珺满意地靠在夫君胸上,她知道向芦一定会想办法救表姐,而且不会屈身于太平公主。

    第二天,向芦换上了一身华丽灰色装扮,用美玉修饰发髻,身上喷了些香粉。脸上花了些淡妆。

    雯珺则在床上睡着,还没起来。

    向芦骑着高头白马,潇洒地向公主府奔去。

    “公主,司马公子来了。”

    “哦,他不是宁死不屈吗?没想到肯为了妻子来求我,真是痴情。让他来。”

    忽听得大门处喊到:“公子,莫闯。”

    太平公主向那一看,只见向芦骑高头白马,发丝横飘,眉如龙飞,眼似桃瓣,唇于阳光下闪光,情在春风中款款。英气逼人,又温柔伤感。好一个高高俊郎,好一个多愁才子,好一种天作美的时光。

    太平公主被向芦迷的羞红了脸,道:“公子,为何要闯本公主府?”

    “东风不知愁,随我佳人府。何又借冷风,摧残好花节。”向芦勒住马,气势令太平公主变成了一个小女人。

    太平公主听出了其中诗意,原来向芦是在怪自己借助毒药让他屈服这件事,但前一句他也暗示了对自己的好感。

    “司马公子,这里有解药,你拿回去吧!”太平公主让侍女把解药递给向芦。向芦则拿着解药,下马来。

    向芦个子高,走到太平公主身边,太平公主虽嫁为人妇,但年纪不大。

    向芦托起公主的脸,道:“公主,嘴唇过红,脸太白,会显得你老。竹潭清影暗,人面春光白。”说完,调戏一声,又上马扬尘而去。

    太平公主心想:父母给自己找的夫君要有这般潇洒,何必要去找男宠呢!

    太平公主摸了摸脸,连忙让人给自己的浴池放满温水,公主决定将自己的身体和脸好好洗干净,等待着向芦再次光临。

    太平公主泡着澡,侍女在一旁道:“公主,你怎么那么相信司马公子?把解药都给他了。”

    太平公主冷静地笑着:“因为眼神,他是不甘心做一个琴师的,以他的才学和智谋做个宰相都有余。现在章家失势,他只能依靠我来帮他实现报复。”

    侍女退下不再多问。

    向芦回到府中,将解药给苓儿放下。雯珺一看向芦打扮,心底凉了半截,道:“夫君,你为了救表姐,你……”

    “雯珺,公主本来想毒的是你,苓儿是代你中毒。”

    雯珺无奈低头,心里对太平公主恨之入骨。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