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星辰大阵,顾名思义乃是借助星辰之力构造的阵法。

    星辰不灭,阵法永存。

    凌峰面色平静的走到居所外,抬眼望去,原本晴朗的天空已经变成夜幕,点点星光妖异的眨巴着双眼。

    “凌峰,护宗阵法已然开启,今天你插翅难逃!”。

    两名老者虽然面色略显苍白,但是中气依然十足。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人元境巅峰的高手。

    五行兽虽然吸收过巨龙精血,身体的强度有所提升。

    但是拖住他两人已经是极限,若想击杀,却是有些困难。

    凌峰嗤笑:“那又如何,即便我死,你们也得陪着我!”。

    ‘刷’。。。

    凌峰身影消失,再出现却是站立在两人身后,七道浑厚的拳锋,刺破空气,席卷两人。

    两名黑衣老者此时真是恨不得抽他们一耳光,干嘛要在这个时候招惹这个疯子。

    人和妖兽的条件本来就不对等,单对单妖兽可以轻松的完虐人类。

    眼前的五行兽越来越发狂,他们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勉强自保。

    现在凌峰若是出手,他们必死无疑。

    护宗大阵开启,宗主必定很快降临,定然能顺利的镇压凌峰这个煞星。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死了,那得多可惜。

    不管如何,先保住性命,人若是死了,一切都是浮云。

    想到这里,两名老者彼此对视一眼,皆是明白对方的心意。

    “凌峰,星辰阁名誉不可辱,今日我们就是死,也得拖着你下去!”。

    凌峰眉头微皱:“自爆!”。

    “五行兽,退!”。

    凌峰说罢,轻点虚空。

    ‘嗡嗡’。。。

    “空间封锁!”。

    两名老者脸色大变,他们万万没想到凌峰会这一手。

    空间封锁不是‘地元’境的招牌招式吗?怎么眼前灵将巅峰的小子竟然会‘空间封锁’。

    他们假装自爆,只是想吓唬凌峰,待其退去,完全就可以顺利的逃跑。

    但是眼下,陷身于‘空间封锁’,这下真是作茧自缚。

    “凌峰,老夫好恨呢!”。

    ‘轰隆’。。。

    浑厚的气浪席卷四方,荡起一阵烟尘,空间崩溃,大阵也是剧烈晃动。

    凌峰若有所思,双手结印,借着烟尘的掩护,真身乍现,‘镇狱’悬空,剑芒肆虐。

    ‘极魔蚀月斩’。

    ‘哗哗’。。。

    大长老眼神收缩:“怎么可能?”。

    “是呀,怎么可能?”。

    星辰阁宗门外,各路围观人马,也是诧异。

    星辰阵法,乃是星辰阁的护宗大阵,曾几何时,为其阻挡过三次灭宗危机。

    但是眼下,星辰大阵虽然还没有真正启动,但其威能也不是一个修为仅仅是灵将巅峰的小子可抗衡的。

    “这小子身上定然有秘密!”。

    不说别人,凌峰对此也是疑惑不解,凡是阵法,肯定有一个主导的因素。

    就比如先前的‘七星八卦剑阵’,主导之人必然是站在‘乾’位之人。

    眼前的星辰大阵,被视为星辰阁的护宗大阵,绝对不可能这样平平无奇。

    但是眼下这样风平浪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主导星辰大阵的因素并不在这里。

    “先下手为强!”。

    凌峰寻思,尽管他不知道星辰大阵的真正威能,但是可以肯定,绝对不容小觑。

    正是因为如此,凌峰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借着自爆的威能,加上‘极魔蚀月斩’。

    原本是想试一试,结果他也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破了阵法。

    灰尘散去,凌峰硬是装出一阵虚脱的模样,脸色苍白。

    “五行兽,叫他们回来!”。

    ‘吼’。。。

    一阵龙吟,响彻四方。

    “这是什么妖兽?”。

    “龙吟呢,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凌峰带给众人一拨又一拨的视觉冲击,这下众人不得不再次衡量凌峰的价值。

    “主人!”。

    凌峰回头,众人浑身斑斑血迹,气息虽然有些紊乱,好在战意高昂。

    “做的不错”。

    凌峰深深的呼了口气,手掌平伸,点点绿色光芒汇聚,而后渗入众人的体内。

    “这就是五行体质吗?”。

    “难怪五行体质被称作移动的护理站,要知道有五行元素的地方,基本上就无敌了!”。

    “嘿嘿,你也说了,有五行元素的地方!”。

    众人的言论,凌峰倒也谨记在心,尽管‘天梯’九层那本书籍让他涨了很多学识,不过那些都是修行上的一些疑点。

    要真是论到对世间万物的认识,凌峰很清楚他有几斤几两。

    “诸位,今日让大家看笑话了!”。

    半空之中,淡漠的声音传来,雄厚的灵压从天而降。

    “这是锻炼意志的好机会!”。

    凌峰双脚深深陷入,牙关紧咬,艰难的回头:“一定要坚持!”。

    “你这小子倒是有趣!”。

    星辰阁阁主公孙轩饶有兴趣:“那本座就成全你们!”。

    ‘噗’。。。

    凌峰七窍尽皆溢出血丝,后面众人也比凌峰强不到哪里去。

    大长老若有所思,片刻后,闪进凌峰身前:“阁主,你这又是何必!”。

    公孙轩笑了笑:“怎么,现在有信心和本阁扳手腕了!”。

    大长老破了灵压,拱手道:“老夫没那个意思,只是这次少阁主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

    “那又如何!”。

    公孙轩听大长老说完,脸上不以为然:“区区一女子,堂堂星辰阁少阁主难道就没有资格染指?”。

    “区区一女子!”。

    凌峰推开挡在身前的大长老,抬头望去:“公孙老狗,丫头也是你有资格妄议的!”。

    语罢,凌峰闪身将公孙明玉带到外面。

    “玉儿!”。

    公孙轩眼神收缩,盯着凌峰:“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凌峰擦了擦满脸的血迹,笑了笑:“公孙明玉,你说公孙轩是不是条老狗?”。

    公孙明玉恭敬点头:“主人,公孙轩就是条老狗!”。

    ‘嘶’。。。

    “这小子是疯了?”。

    “是呀,公孙轩对他这个儿子可是宝贝的很,现在却变成凌峰的人宠!”。

    “这下乐子大了,哈哈,我看公孙轩这老匹夫如何收场!”。

    “这小子倒是真狠呢,话说被挟制的那个小姑娘是谁?竟然这么有福气!”。

    半空之中,公孙轩双眼微闭:“凌峰,你可知道他是我唯一的孩子!”。

    “知道!”。

    凌峰点头:“可惜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这谁也逃不掉!”。

    许久。。。许久。。。

    公孙轩双眼赤红,直视凌峰:“你说的不错,做错了事,必须付出代价!”。

    “但是,这个代价有时候却不是你能承受的!”。

    凌峰嗤笑:“我今天敢来,就没有想过离开!”。

    说罢,凌峰语气转冷,面色满是戾气:“丫头,不是谁都可以招惹的!”。

    公孙轩再次看了看宝贝儿子,闭上双眼,左手平伸,一颗璀璨的玉石闪现。

    瞬间,星辰大阵再次启动,夜幕笼罩众人,陨石从天而降。

    “星之极,陨杀!”。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