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将幽宣赶下台?明重对这个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幽宣简直是啧啧称奇,是有多么招人嫌弃才会使得自己这一脉的族人都背弃他?不过从他居然投影到万生大陆便可以看出幽宣此人的确极其不稳重,即使再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也应该认得清楚局势才是,当时的北灵域可是聚集了万生大陆上小半数的强者,他也敢跑去嚣张,最后被明晗给灭了,也是他自作自受。

    幽风不作回应,虽然他们的确有争夺领导权的意思,但是在幽洛面前又怎么可能直接说出来。

    幽云打破宁静:“幽洛,幽宣可是与你同一脉的,你为什么希望他被赶下台?这于情于理,似乎都不对吧?”

    幽洛冷笑:“呵呵,我跟他可没有什么情理可谈,就是因为他莽撞无知的决定,我的父母,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孩子才会惨死!他害得我家破人亡!”

    幽洛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他凭什么要拿我的家人的性命去做他的垫脚石?他又有什么资格来支配我们这一脉的生死?他不配领导幽月族,更不配主宰邪神大陆!”

    幽洛对幽宣的恨意宣泄而出,其程度远远地超出了明重等人的预计,而且这幽月族之中像幽洛这样对幽宣不满的人恐怕也是不在少数。

    “那你为何要求到我父亲那里去?这幽月族当中想要将幽宣取而代之的多的是。”幽风淡淡问道。

    “因为幽祈扬大人并不想发动战争。”幽洛滔滔不绝道,“邪神大陆和万生大陆争斗了不知道多少个万年了,其间沧海桑田,多有变化,那邪神大陆与万生大陆的关系为什么又不能改变呢?战争持续下去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而且看看如今,万生大陆在邪神大陆攻城略地,势如破竹,我邪神大陆的战力却远远比不上万生大陆,再打下去,说不定整个邪神大陆都要毁灭,即使邪神大陆不灭,那么这里的人还是要带着仇恨过吗?累了,真的累了。”

    幽洛的反战情绪很强烈,大概是家人的死亡让他对于战争无比厌倦,提到战争之时眉宇间都多了几分疲惫。

    “你的意思我自会转达给我父亲,各方聚集,我们也不适合在此地过久逗留,该去跟其他人见见面了。”幽风没有要把幽洛带到幽祈扬面前的意思,毕竟不是一脉的人,幽风自然不会像信任幽茹这般去信任幽洛。

    “幽洛你回幽月碑看守吧,我带风哥他们过去。”幽茹道。

    幽洛向众人施以一礼:“各位请。”将众人送出了自己的小院,这才关好门,回幽月碑看守。

    “走吧。”幽茹领着众人往里面走去。

    这一路上遇见的幽月族的人越来越多,有比较友好的,自然也有不友好的。

    一个不怎么友好的拦住了明重他们的路。

    “幽殊,你发什么神经,拦住我们想要干嘛?”幽茹对眼前这人的态度可就不怎么友好了。

    幽殊抱着胸靠在墙上,目不斜视,多余的目光都不曾分给明重他们:“怎么,现在连三脉都敢如此嚣张了?”

    “哦?我们嚣张?怎么看都是阁下比较嚣张吧?”明重拦住欲上前去的幽茹。

    幽殊正视明重:“你是什么人?我以前不曾见过你。”幽殊可以确定,幽月碑的波动是幽风和幽云二人造成的,可是明重又是哪里来的?

    “戴着个面具,是见不得人吧。”幽殊身形一晃,转眼就到了明重的面前伸手要去摘明重的面具。

    明重倒也不躲开,抬手就钳制住了幽殊,幽殊的手臂被明重握住,看似轻巧,实则有极大的力量。

    “你!”幽殊用尽全身力气,却始终无法从明重的手里挣脱出来,反而被明重搞得狼狈不堪。

    幽殊不再挣扎,任由明重钳制,明重见幽殊放弃了行动便放开了他,只见幽殊的手腕青紫一片。

    “幽殊,你如今没了幽赫大人的庇佑,还是不要太过放肆的好。”幽茹不满幽殊的作为,故意拿他父亲的事情来激他

    幽茹此言一出,明重的心里掀起滔天巨浪,幽殊是幽赫的儿子,那么他就是幽殊杀父仇人的儿子!这要让幽殊知道了那还了得?

    幽殊听了幽茹的话,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多谢提醒!”幽殊转身就走,不再多说。

    幽殊挑衅有不少的人都看见了,估计很快就会传出去,幽殊可是将级巅峰,年轻一代里他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连明重一招都接不住,想来很多想来试试明重深浅的人也会就此收手,毕竟幽风和幽云二人,可不是他们有本事去试探的。

    幽月族的集会之所位于整个幽月城的城中央,四周高中间低的一个布局,如果只是幽月族的族人集会,这个地方还占不到一半的位置,但是这一次前来的人数之多,竟是座无虚席。

    幽祈扬所在的三脉与五脉、八脉以及九脉的人凑在一块儿,王脉、一脉还有四脉的人离得最远。

    “想来这两位就是幽祈扬大人的孩子吧?果然很有幽祈扬大人的风范。”有人夸赞幽风和又要,却没有故意奉承,有几分真诚之意。

    “在下幽风。”

    “在下幽云。”

    幽风和幽云向围过来的人施以一礼。

    “这位戴面具的少年郎也是三脉的人?怎么我以前都没有见过?”有人注意到了明重。

    “幽格伯伯,这是我二叔的徒弟,他叫幽华。”幽茹主动上前介绍道。

    明重向众人作揖:“在下幽华,见过各位。”

    “原来是祈扬的徒弟,难怪看起来如此气度不凡。”幽格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

    明重连说不敢不敢,幽格要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会觉得面目可憎,巴不得抽皮拨筋了才好,哪里还会记得他有没有什么气度。

    众人互相称赞问候了一番之后也就各自坐下,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会场的人也越来越多,明重在这里把各类邪崇都见了个遍,幽月族、天首族、血灵族、恶灵族、四目族……

    各族的代表都到了,幽月族那位权威的存在的大长老幽祝也现身了。

    明重之前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这位幽祝大长老,此时细细地看,明重发现幽祝其实尽显暮年之态,怕是没几天时间可以活的了。虽然有着玄邪皇的修为,但是毕竟活得时间已经很长了,除非幽祝能够再有突破更上一层楼,不然他剩下的时间绝对不可能超过一年。

    “诸位,此次诸位前来共商大事,本已诸多劳累,只是在正式商讨如何御敌之前,我想请诸位共同见证我幽月族新一任大长老接任,以及幽月族族长的重新选定。”

    幽祝此言一出,四座哗然,议论纷纷,幽宣的脸色更是十分不好看,他万万没想到幽祝竟然当着这邪神大陆众多族代表的面打他的脸!

    “那么请问幽祝大长老,幽月族新一任的大长老是哪一位?”一个女子冷言问道。那女子坐在邪豫天的前面,应该就是他所说的那位邪璐小姐了。

    幽祝目光投向二脉的方向:“幽月族大长老的继承人是我幽月族二脉的幽令然。”

    幽令然一惊,从座位上起身走到幽祝面前半跪着:“令然不敢接任大长老之位。”

    幽祝将幽令然扶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孩子,我的眼光不会错的,我相信你,况且我用我的生命向幽月碑请了一卦,幽月碑的选择也是你。”

    幽祝将自己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戴到了幽令然的手指上,那戒指根据幽令然手指的大小自动缩小到刚好合适的比例。

    幽令然感受到那戒指传来的波动,便知道自己不能推辞了:“令然领命。”

    幽祝拍拍幽令然的肩膀,继而宣布:“我宣布,幽令然正式继任我幽月族大长老之位,此次幽月族的族长大选也由幽令然主持。”

    幽祝离开了台上,下去坐到了幽令然本来坐的位置上。

    幽令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环顾四周后再站定:“我宣布,幽月族族长大选,现在开始!”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