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晋国使者到了楚京,原本是想和楚国结成联盟,裕阳关两方撤军,然后两国腾出人手,一起攻打商国。

    可是楚国又不傻,晋国现在一边要抵御秦国,一边要挡着楚国,还想分一块商国的肉,楚国一撤军,晋国就可以趁机扩张,抢占先机。

    这可不是太子和谢灵想要的。

    他们两个人的责任,就是掌控整个大局,怎么可能让晋国得逞。

    虽然帝师身受重伤,老侯爷病故于原城,但是楚国征伐的脚步,不会就此停止。

    太子又调集大军二十万,赴往边境,此战,不拿下商国国都,定然无休无止。

    谢灵与林姿新婚燕尔,可也没有时间在家与她浓情蜜意,日日都是天黑之后才归,还要在书房忙到半夜。

    谢家人在京中住着,都是林姿在悉心照顾,谢府上下打理的仅仅有条,谢家上下对她都很是满意。

    住了有半个多月,大家陆陆续续告辞离去了,谢灵的父亲母亲不顾他小夫妻二人挽留,执意要走。

    三夫人道,“这小子以后就交给你了,我们谢家人留在京城不合适,他要是总不陪你,你就到苏越来住,别理会他了。”

    林姿双目含情望了谢灵一眼,有些羞涩道,“夫君心怀天下,我自然是要帮着,母亲放心,我定然会照顾好他的生活起居,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三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对谢灵道,“听到没有,姿儿还在为你说话,咱们谢家的男儿,娶了媳妇,都得对媳妇儿好,你再忙,也不可冷落了疼惜你的人。”

    “儿子记住了,日后也会常常写信问候父母亲的。”

    谢三爷道,“这才像话,不止是我们,还有众位长辈,尤其是你爷爷,他身体也渐渐的弱了,这次姊颜重伤,他心里肯定不好受,你们这些孩子,不要仗着年轻,就不爱惜自己,爷爷还等着你们回去。”

    “是,我已经派人,送了最好的药去,只是她的性子你们都知道,谁也管不了她,如今朝中也正是用人之际,所以她一时也撤不回来,等我找机会向殿下说说,不要让她去打仗了吧。”

    “这样也好,免得家里人担惊受怕的。”

    送走了他二人,林姿才道,“你说的简单,姊颜恐怕不会听你们的,连太子都要听帝师的意见,你们怎么把她叫回来?”

    谢灵皱眉道,“这不是让长辈们安心嘛,姊颜不喜欢在朝中对付人心,让她呆在这里日日对着那群老狐狸,是最让她难以忍受的,她宁愿在军中吃苦,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才是对她好。”

    “我看你还是不要擅自拿主意,不然你写信问问暮少侠,他最了解姊颜的想法了。”

    “这样也可,这段时间姊颜要养伤,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

    七月,晋国出兵商国。

    楚国与晋国达成协议,在商国被破之前,两国不得交战,但是两国并未结盟。

    晋国从裕阳关调走十万大军,压往商国边境。

    晋国总共派出五十万大军,商国放弃范城,回守防线,平昌军全面对抗晋军。

    商国向齐国购买粮食,齐国皇叔不从,齐帝却依旧让人准备。

    齐国皇叔与谢灵达成协议,商国遇难之时,阻止齐国帮助商国,楚国帮助齐国逃脱商国的控制。

    商国尤有二十万精兵铁骑屯于齐国外,齐国不过是一个最弱小的国家,军队同样不强,商国铁骑对他们道震慑,已经刻在了骨血里,很多人都不敢反抗。

    看着朝中大部分人还是同意卖粮食给商国。

    商国虽然已经把价格提到市面上的正常价格。

    但是谁都知道,未来是乱世,乱世之中,粮食最贵,况且他们一张口,就是齐国一半的粮食,这样的话,齐国几乎就要被掏空了,那齐国还怎么养活自己的军队,怎么样养活自己的子民。

    谁也不知道齐帝和皇叔密谈了什么,当夜,皇叔从齐帝寝宫出来,便上了宫中最高的摘星楼,待了半夜。

    在朝阳升起的时候,皇叔从摘星楼跳了下来,结束了他劳碌的一生。

    摘星楼上有他的血书——愿齐国不再受人欺压。

    人们猜测皇叔是看不到齐国崛起的希望,绝望之下,才寻了死。

    齐帝一大早被人从美人怀中叫醒,皇叔的遗体已经敛起,可是摘星楼下那一摊刺目的血迹,提醒着所有人,那个为了齐国鞠躬尽瘁的皇叔,已经不在了。

    齐帝身体晃了一晃,“厚葬了吧。”

    齐国皇叔死后,齐国上下,突然沸腾起来,反抗商国之声越演越烈。

    朝中也终于有了不同的声音。

    皇叔下葬当日,齐帝宣布和商国的交易取消,同时调动军队,如果商国想要硬来的话,齐国也不会坐以待毙。

    有人说,齐国皇叔之死,激起了齐国人身体里最后的热血。

    却没有人看到,在空无一人的灵堂中,齐帝跪坐着灵前,哭的无措的样子。

    商国到底是没有出兵齐国,二十万铁骑按兵不动。

    七月底,姊颜的伤养的差不多,两位帝师一起披挂上阵,剑指商国。

    谢茗带着主力,一路向东,姊颜和天沉各带一路,从旁策应。

    粮草调动由姜瑜作为特使来安排负责。

    谢灵和太子开始着手选拔人才,一来调动在任的能者,前去攻下的商国城池,接收管理,二来从储备的人才中选贤任能,补充空缺。

    这一步至关重要,将士们拼命夺来的城池土地,需要合适的人去管理,楚国内部空缺的位置,也要有人能补上,不能耽误日常运作。

    一时间,楚国上下都动起来了,太子和谢丞相打破常规模式,大量召集人才,让士子们很是激动,如今若是入了他们的眼,那就算是半步上了青云梯了。

    在楚国热火朝天的时候,商国也不会坐以待毙。

    商国派出无数细作,甚至不惜暴露隐藏多年的棋子,开始扰乱楚国粮食市场。

    然后不惜一切代价,断了楚军的粮道。

    整整百万楚军,每日消耗的粮食不计其数,如果粮食不能及时供给,那损失将会不可估量。

    有人在楚国市场哄抬物价,一些不明就里的商人,也跟着抬价,百姓们都惶恐起来。

    令人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商人拿出了大量粮食,稳固市场,一场动乱竟然就此平息。

    商国人一边断楚国粮道,一边让人实行坚壁清野战略,不给楚军留下一粒粮食,竟然想要不惜代价,困死楚军。

    这样一来,苦的就是商国的百姓了。

    商军节节败退,在退走之前,还要到处搜刮,如果带不走的,就烧光,毁光,然后退关死守。

    姊颜带着大军攻打宜城,宜城守军整整死守了半个多月,最后几乎要全军覆没才放弃宜城。

    楚军的消耗和损失也不小。

    没想到还没进城,就看到滚滚浓烟,从宜城各处升起,其中大部分就是粮库,粮店。

    百姓们躲在屋里也不敢出来救火。

    等楚军去救火之时,已经来不及了。

    满城的百姓,除了自己家仅剩的一点点粮食,在没有别的口粮。

    行军打仗,一是靠己方的补给,而是以战养战,商国这样的做法,就是不给楚国留粮食。

    眼看楚军粮道被各种办法切断,姊颜也急的很,没想到崔月用这样不要命的打法。

    楚军要收拢人心,自然不可能去抢商国弃民们的口粮。

    各路楚军都遇到这种情况,形势渐渐糟糕起来。

    晋国趁机进发,夺去商国三座大城。

    谢灵收到消息,立刻也能猜到商国的打算,他们想用人命困死楚军。

    楚国派人不停的抓商国细作,可是商国人像蝗虫一样,不要命的扑过来,只做一件事,就是断粮道。

    当务之急,是要另辟粮道,运送粮草到前线。

    当下,太子和谢灵商议,陆路被阻止,那就走水路。

    时值九月,滨州番薯丰收,滨州又离洛水很近。

    太子令南疆先把军粮借调给商国战场的楚军,然后滨州收集番薯,从滨州出发,顺洛水到南疆,运往南疆军中。

    之后其它粮仓的粮食,皆运到滨州,走水路运到军中。

    此事由滨州牧王仪全权负责,必须要把粮食运到军中去。

    九月底,因为粮草原因,楚军进攻的步伐慢了起来,商国趁机调兵,与楚国对峙起来。

    晋军也遭遇了拼死反击,损失惨重,因此停滞不前。

    商国败退的局面暂时稳住。

    崔月暗中调集十万大军,准备从细作探出贺连山脉中的小路,偷袭楚国。

    希望楚国因为后背失火而退军。

    大军于贺连山脉中潜行,想要悄无声息的偷袭过去。

    从两军交战开始,与太子和谢灵达成协议的滇人,早就在暗中提防,生怕商国人潜进来了。

    本来看着商国节节败退,应该没他们的事儿了,谁知道,探子还是发现了商国大军的行迹。

    想要族人未来能过上安稳的生活,现在必须付出。

    滇人生存于这片山林,他们有自己的生存之法,何况还有那神乎其神的蛊术。

    族中老幼暗中撤出,到了楚国安置他们的地方。

    其他人,在山脉中布置陷阱和毒物。

    蛊毒虽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但是还是很可怕的。

    滇人拿出了自己积攒多年的老底,自然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