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赛车|一分赛车官网|一分赛车彩票 > 玄幻小说 > E乐彩票 > 九舞彩票 888彩票平台 众赢彩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这位道爷将这副画卷给烧着之后,画卷之上传来一阵阵惨嚎声。

    惨叫声尖锐刺耳,众人众人听得纷纷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生怕耳膜被这尖锐刺耳的惨叫声给震碎。

    “妖孽,胆敢伤生害命,你此行注定要为他人做嫁衣,既然你已违反人间秩序,那就休怪道爷我打你个魂飞魄散!”说着,这位道爷手中剑直接刺入画卷之上。

    让人更加惊讶的是,这个被斋醮法师剑刺中的画卷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尖锐刺耳的叫声更是增大了不少。

    而且还从画卷之中流淌下来丝丝的黑色血液。

    没多时,画卷便是又抽搐了两下便再也不动了,燃烧的火焰在瞬间便把画卷给吞噬的一干二净,之后便只剩下一团散发着浓烈骚气的灰烬留在了地上……

    场中的无数小圆脸也在这时夹杂着惨叫逐渐消散了。

    “无量天尊,大功告成!贫道我也不虚此行!哈哈哈!”道爷擦了擦手中斋醮法师剑随后插回了后背的剑鞘之内。

    “多谢这位道爷出手相助,我哪都去镖局定然会好生报答道爷的。”张大壮来到这位道爷跟前作了个揖说道。

    “无妨,无妨,贫道也是偶然路过此地,感觉到此处有妖气横生,秉承着除魔卫道的原则这才出手相助,就算是放到一户平常人家贫道也是要出手的。”这位道爷挥了挥拂尘笑呵呵的说道。

    “是是是!道爷您高风亮节,爱民如子,匡扶正义,以除魔卫道为己任,舍小家为大家……”张大壮毫不吝啬夸赞的词语,滔滔不绝的说着。

    “停停停,这都什么跟什么?贫道可没镖头您说的这么伟大。”这位道爷连忙拦住涛涛不停夸赞自己的张大壮。

    “嘿嘿嘿,那敢问道爷法号是……”张大壮小心翼翼的问道。

    “无量天尊,贫道法号无为子。”道爷说道。

    “哦哦!原来是无为子道长,道长里面请,进屋喝杯茶。”张大壮很是尊敬的说道。

    “这个大可不必,举手之劳而已,贫道本就是偶然间路过此地,既然妖孽已除,那么贫道也该告辞了。”无为子道长对着众人施了一礼之后便要离开。

    “想走?走的了吗?”这时候自哪都去镖局的墙头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诸多黑衣人,将哪都去镖局给团团包围住了。

    “是六大镖局的人!”也不知是谁叫了这么一声道。

    “牛鼻子老道,我等精心设计的局就这么让你给搅黄了,如此一来原本轻松无比的事情还得多费一番周折,就这样你还想轻松离开吗?”这是运达镖局的总镖头说的。

    运达镖局总镖头为人城府极深,表面上与哪都去镖局的总镖头称兄道弟,而背地里却是勾结其余与五大镖局想要蚕食掉哪都去镖局。

    而这个画中妖便是他通过亭长关系请来的,供奉了无数鲜血这才将其妖性给引发了出来,然后假借送礼之名,将这个画卷送给了哪都去镖局的总镖头。

    计划,有一也有二,埋伏张大壮他们分散哪都去镖局的实力这是其一,暗子王松便是其二。

    计划的原本挺好,但是张大壮他们却是因为好心带着天缘他们上路而被天缘所救。

    计划一二便也失败了,但是他们接下来还有计划三呢!

    计划三就是原本在计划一二完成之后再进行的,那就是夜袭哪都去镖局。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张大壮他们不仅没被死,反而将己方派出去的精英全部给擒获了,这便有了接下来的营救行动。

    这次营救也算是试探,所以派出去的人不算是高手,再得知哪都去镖局的大概实力之后,六大镖局商榷之下还是决定集结所有人马对哪都去镖局进行夜袭。

    而这画中妖久久未发就是在等待着他们总镖头不在时将哪都去镖局一网打尽,而今天便是一个好机会,月黑风高杀人夜,计划三顺利进行!

    但是谁又知道,这个在他们认知里原本近乎无敌的画中妖却被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牛鼻子老道用两泡尿就给解决了!

    这让隐藏于暗处的六大镖局实在是坐不住了,这不所有人都窜出来了,虽说没有了画中妖的帮忙,但是以六大镖局的能量,要是想吞下哪都去镖局也就是多费些功夫的事儿。

    “运达镖局总镖头真是好手段啊!亏我们总镖头拿你当成好兄弟,没想到最后在我们哪都去镖局背后捅刀子的竟然是你!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张大壮言语中略带寒意的说道。

    “张大壮,在你看来兄弟情谊的比什么都重要,但是你知道这个东西在我眼里这个东西算什么吗?”运达镖局总镖头有些戏谑的问道。

    看到张大壮久久没说话,运达镖局总镖头又是说道:“想来你也不知道,告诉你吧,什么江湖道义,兄弟情谊,在我眼里就是如同狗屎一般烂贱不值!”

    “你……”张大壮一旁的钱彪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抽刀便要对运达镖局的总镖头动手。

    谁知,运达镖局总镖头却是衣袖一挥,数十只飞镖霎时间飞射而出,钱彪连忙躲闪,但是还是有一只飞镖击中了他的肩膀之上。

    “啊!飞镖上有毒,我动不了了!”跌倒在地的钱彪大叫道。

    “戒躁,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冒冒失失的,放心,只是一些麻痹性药物,不会伤人性命的。”运达镖局总镖头很是不屑的说道。

    无为子道长上前一步,将飞镖拔了出来,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钱彪的伤口,对着张大壮点了点头,示意他对方是说的是真的,张大壮这才放下心来。

    无为子道长这时体内竟然开始有能量波动,随后他盘膝而坐,让钱彪盘膝坐在他的身前,随后他一掌拍在了钱彪的后背之上。

    一股红得发紫的血自钱彪肩上的伤口处喷射而出,随后钱彪脸上也苍白了不少。

    “哎?有知觉了!多谢无为子道长出手相助!”钱彪疼的呲牙咧嘴的躬身施礼道。

    “举手之劳,无需客气。”无为子道长从地上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道。

    看到这一幕,以运达镖局为主的六大镖局的总镖头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牛鼻子老道。

    还是运达镖局总镖头率先反应过来。

    “这位道长,你坏我计划在先,你是出家人,除魔卫道为己任这没有错,但是这始终是私人恩怨,这凡尘中的恩恩怨怨你不会插手吧?”运达镖局总镖头试探性的问道。

    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能轻易将中毒的患者给治疗好,这应该就是那种超脱凡尘俗世的存在……修者!

    这次夜袭是他们蓄谋已久的,是那种只可成功不可失败行动,但是这次要是有修者参与其中的话,那么这次行动成功与否就不好说了。

    当下他们便将之前擒住黑衣人精锐的背后高手推测到了这个老道身上,看向老道的眼神均是一副原来如此的眼光。

    无为子道长被六大镖局的总镖头看的浑身不自在,这是什么眼神?怎么感觉那么幽怨呢?就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呢?

    他哪里知道,在他所谓的“举手之劳”后,他便替李某人背起了一个拯救哪都去镖局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修者高手的这么一个黑锅。

    无为子道长手掐法决道了一句法号说道:“无量天尊,贫道只不过是路过此处,专门为除魔卫道而来,你们江湖恩怨贫道自然不好插手。”

    听到这个麻烦的家伙不会出手相助哪都去镖局,六大镖局总镖头这才放下心来,要是这次行动真的有修者参与的话,那么六大镖局此行只有以撤退作为结束了。

    听到无为子道长说不会出手相助哪都去镖局的人也没有失望和责怪的意思。

    毕竟,人家帮了一个忙已经实属不易,不能要求人家更多了,道德绑架什么的,这些江湖好汉是十分不耻的。

    “如此甚好!那么就请这位道爷先行退到一旁,等事情结束后,我等定然会大排宴席,好好请道爷喝上一杯。”又是六大镖局中的一个总镖头说道。

    无为子道长并没有理会这人,反而是对着张大壮行了一礼说道:“无量天尊,施主,你们世俗中的纷争贫道不好插手,勿怪,勿怪。”

    张大壮对无为子道长还是挺尊敬的,毕竟人家刚刚帮了自家一个大忙,现在人家也是有苦难言,自然怨不得人家。

    “无为子道长哪里的话,您帮了我们这么一个大忙,我们谢还来不及了,哪里还敢怪罪道长,这次大难要是我们哪都去镖局能平安度过,希望道长能留下来,让我等好生招待一下才是啊。”张大壮苦笑着说道。

    “那贫道只能为众位施主祈福了,望众位施主能顺利度过难关。”无为子道长对着众人施了一礼之后便退到一旁盘膝打坐去了。

    张大壮长叹一口气,他知道此次一战之后定然凶多吉少,要是总镖头在的话就好了,起码这些人看在总镖头背后势力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能否接的下总镖头身后势力的怒火。

    但是现在,总镖头身在凌天城,书信恐怕还在路上,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就在张大壮为此烦恼时,天缘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张大哥,莫愁,不是还有我们呢吗?”

    听到天缘这话,张大壮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又重新焕发了些许希望的光芒……
1 2 3 4 5